下沉市場流量之戰:去廁所貼廣告,攻占網吧和農村超市

一本財經 2019-11-08 14:00

739b3b3a64a232faafd4842cdb03dfe5.jpg

編者按:本文來源一本財經,作者羅素,創業邦經授權轉載。

2019年,“下沉”已經成為一個炙手可熱的關鍵詞。

電商下沉,VC下沉,縣域經濟、農村市場……一時之間,人人談論這些話題,試圖從中分一杯羹。

在監管趨嚴、獲客成本飆漲的情況下,金融行業,也跟隨大勢而動,走上了獲取流量的下沉之路。

不少金融機構的員工脫下西裝,走進三四線城市,去撈取用戶。

也有人霸占了網吧的開機廣告,甚至去其廁所貼廣告;還有人去農村刷墻,在農村超市裝個小電視,輪播廣告。

下沉市場的流量戰場,已經硝煙彌漫……

到農村去

一二線城市的流量,正在被洗劫殆盡。

“一個一二線城市的用戶,起碼有10個金融平臺在爭搶。”一家金融科技平臺的CMO羅翔稱。

一個一二線城市的白領,首先是銀行客戶,其次還可能是花唄、借唄或者微粒貸的用戶,就算急需用錢,他基本也可以拿到5家網貸平臺的低息貸款。

行業的共識是,一二線城市用戶的金融需求已飽和,這里已成為巨頭壟斷的流量池。

但與之相反,三四線城市的金融需求遠沒有被滿足。

“一二線城市金融機構非常多,銀行網點比廁所還多。”新網銀行首席運營官劉波在一本財經舉辦的銀行峰會上透露,他們的客群避開了一二線城市,主要集中在三四線城市。

“到三四線城市去!到農村去!”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大量的金融科技公司喊著口號,開始了流量下沉之路。

實際上,一些現金貸平臺一直盯著三四線城市的網吧。

這里往往是社會閑散人士的集散地,他們也是利率偏高的現金貸產品的理想客群。

一家金融科技平臺的業務人員小安發現,現金貸平臺會給網吧老板一些錢,承包電腦桌面的某個區域,在那里掛上自己的廣告,上面還有二維碼。

要借錢?請刷二維碼。

要做兼職代理?請刷二維碼。

在網吧用戶使用電腦的整個過程中,這些廣告一直存在,并對他持續產生誘惑。

小安觀察發現,一個中型網咖最少有200臺電腦,每臺電腦每天可以觸達10個人,這意味著每天最少可以觸達2000人次,一個月就是60000人次。

他還發現,這些網吧的廁所,也被貼滿了現金貸的小廣告。

這種地推方式成本并不高。

工作365網顯示,一位兼職張貼廣告員,半天的工資只要80元。

而這樣的一個人,一個月就可以貼滿一個縣的小網吧,總成本只要2000多元。

“這樣獲客,成本目前大概是30元到50元。”一家現金貸平臺的運營負責人稱,線下獲客的優勢越來越明顯。

而現在,持牌的消費金融和正規金融平臺,也開始走下沉之路。

去年年中,一家大額現金貸公司,就開始在三四五線城市,重建線下渠道。

他們在全國兩百多個三四五線城市大力發展兼職代理。“效果挺好的,目前我們線上和線下的獲客成本持平。”該公司創始人夜白說。

哪怕是高大上的銀行,也開始在下沉市場因地制宜,采取一些接地氣的獲客方式。

一位福州的信貸員在去縣城跑業務時發現,招商銀行租了一輛小卡車在縣城里兜兜轉轉,車身貼著招行“閃電貸”的廣告和二維碼。

而卡車的外放喇叭一直在播閃電貸的廣告,聲音傳遍了半個街區。

“這樣非常直接快捷。縣城主干道走一走,很多個體戶小企業主就覆蓋到了。”他說。

在廣袤的農村,刷墻,也是一個重要的流量轉化手段。京東、阿里的電商廣告,早就覆蓋了農村的很多地區。

2017年,華夏時報報道稱,很多互金機構也在農村墻壁上刷廣告,比如“利息低、放款快、上門服務”。

“我們接過好貸、翼龍貸的刷墻廣告。”一家刷墻公司的工作人員對一本財經表示,文案是由金融機構自己提供,廣告按墻體面積收費,每平米收費8-15元,一個廣告一般是40平米。

“村子里、省道、國道,我們都可以刷。廣告有專人維護,時間維持6個月。”他表示。

好貸在農村的墻體廣告,上面還有二維碼

但有從業者觀察發現,刷墻生意正在逐漸衰落——出于“建設美麗鄉村”的考慮,很多地方政府,尤其是經濟發達地區的地方政府,越來越不愿意讓“不太美觀”的刷墻廣告出現在自己轄區。

與此同時,一種新的流量渠道悄然出現:在超市里裝一個液晶屏,然后滾動播放視頻廣告。

“我們現在覆蓋了3.7萬個超市,它們主要是在鄉鎮和一些規模較大的村莊。”農廣傳媒創始人兼CEO汪洋表示。

在鄉村這片土地上,村鎮的小賣部夫妻店絕對是一個“信息樞紐”:農民主要聚集在這里,獲取信息,聊各種八卦。

而在這些小賣部安裝的屏幕上,就會輪番滾動著簡單直接的廣告。

“農村廣告,必須接地氣,不能玩文藝。”汪洋稱。

目前,京東金融、花生好車,以及一些城商行和村鎮銀行,都開始采用這種宣傳方式。

線下的獲客成本,已開始低于線上。

汪洋表示,以汽車金融為例,“獲客成本基本是線上的三分之一”。

為了獲取下沉的流量,金融玩家脫掉了西裝領帶,開始進入三四線城市和農村的生活場景中。

其中的一些方式簡單粗暴,但實際效果也不差。

線上流量池

對于下沉用戶,從線下打撈是一個方式,而在線上,也沉淀出一個巨大的流量池。

他們在哪里?

答案是,短視頻。

2017年,快手曾統計過自己的用戶畫像,發現大部分用戶來自二線以下城市,最高學歷低于高中。

其中,以三四線城市年輕人、農村用戶居多。

而這樣的流量池,剛好和現金貸用戶、消費分期用戶有極高重合度。

于是,從2017年開始,抖音等短視頻平臺,就成了金融平臺的必爭之地。

抖音也很早就發現了“金融”這個金礦。

但因為2018年接金融廣告過多,被媒體曝光太多,最近,抖音有所收斂。

快手的商業化從2018年起步,前不久也開始接金融廣告。

目前,這些平臺都形成了一條頗為成熟的金融廣告產業鏈。

廣告代理何溪表示,頭條建立了自己的即合平臺,上面會有一些篩選后的代理商。

廣告主可以在平臺上提需求,代理商直接接單,有點像“滴滴打車”的模式。

“什么樣的流量,在短視頻端最抓人眼球?多是奇聞軼事。”何溪稱。

如果推嚴肅新聞,獲客成本在20元到100元都有可能;但如果是“這頭牛撞死了誰,牛跟狗怎么打架”這種內容,成本只要6-10元。

這些金融廣告都是怎么拍出來的?

何溪說,他們有簽約的演員,后者拍攝一個廣告的勞務費,大概是100元左右。

加上制作成本,一條廣告的最高成本也就1000元左右。

而對于拍攝的內容,也有一些技巧性要求。

“拍廣告時,我們會營造出場景感、代入感。比如說,正在相親的一男一女去吃飯,結賬時,男的發現自己沒錢了,此時出現提示:‘下載某某軟件,一分鐘到賬。’再比如,一個女的去買包,發現自己沒錢了,此時也出現提示。”何溪稱,越生活化、越真實,效果就越好。

目前,不少人都很看好快手的帶貨能力。

“在抖音上,內容創作者和用戶是有距離的。而快手的內容更‘簡單粗暴’,就像你生活中的朋友在分享日常。當你感覺和快手主播成為朋友后,就會愿意接受他推銷的任何產品。”一位抖音MCN公司的從業者表示,金融產品,也是如此。

未來

金融機構和互金企業紛紛下沉,也不免讓人產生疑問:大家都去擠下沉市場,而且賣的是金融這種特殊的產品,會不會出現新的問題?

“我真的不希望P2P當年的情況,換個地方再重演一遍。”汪洋表示。

從農村走出來的他,反對“下沉市場”的說法,認為這個說法背后透露著一種城里人高高在上的俯視感和不屑。

他覺得,應該將這個市場稱為“大眾市場”,這里的人口,有10億之多。

他發現,外界至今仍然對農村有很多根深蒂固的誤解。實際上,在這個市場,人們的消費也很理性。

“何況被收割過一兩回之后,農村人也越來越精明了。”他表示,第一次收割,是因為2012、2013年尤其興盛的民間高利貸;第二次收割,是因為打著區塊鏈幌子的詐騙。

很多金融從業者也發現,如果說此前農民吃的是信息不對稱的虧,那么現在,隨著智能手機的普及,城鄉之間巨大的信息鴻溝,即便沒被完全填平,也被填了大半。

“現在很多農民都知道‘套路貸’,在田間地頭都會聊。”一位城商行員工稱。

何溪也發現,在三四線城市和農村,人們的品牌意識正在蘇醒,消費升級的意愿越來越強。

比如說,哪怕借款是一些三四線城市用戶的剛需,他們也會有特別強烈的品牌意識,“只借360、百度有錢花這種大的平臺,小平臺人家都不借”。

目前,這片市場的信貸還未泛濫,尚屬健康。

這也意味著,流量相對優質。

進入一個陌生且廣闊的市場時,一定要心懷敬畏。

早期從事農村金融的一波玩家,絕大部分已經鎩羽而歸。目前紛紛“下沉”的玩家,可能是第二波沖鋒者。

金融如舟,可以渡人,傾覆時,也會讓人溺水。

實際上,無論哪一個市場,人們歡迎的,都是耕耘者,而非收割者。

本文為專欄作者授權創業邦發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創業邦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熱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眾號
  • 微博
  • 知乎
中國創業者的信息平臺和服務平臺,幫助中國創業者實現創業夢想
創業邦公眾號,帶你隨時了解與創業有關的人、事、錢
邦哥自留地,輕松充電,秒知圈內事
創業邦知乎機構號,帶你以另一種方式了解世界
2018年香港内部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