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牙「進化」

新摘商業評論 2019-11-08 07:26

f802bb1d5a6a8a8f04e8fa02f9fe7687.jpg

編者按:本文來源新摘商業評論,作者皮爺,創業邦經授權轉載。

2014年的5月,搜狐搞了一個活動,自媒體觀察之旅,邀請了一些自媒體近距離對話企業,這個企業是YY。

彼時恰逢游戲直播的概念剛剛興起,在活動中有人問了李學凌一個問題,“如何看待電競直播未來的發展?”

李學凌的原話是,“中國還沒有真正的電競行業,YY的游戲視頻直播,我覺得是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一次嘗試,能不能成功,我覺得還要再看。”

5年后的如今回頭再看,這個嘗試顯然成功了——伴隨著虎牙直播在2018年的上市。

虎牙,依舊是個很年輕的故事,但體現在它身上的老成和篤定卻很難讓人們意識到這是家僅成立5年的企業。

如今,這個被外界冠以“國內游戲直播第一股”的企業,前進的姿態正在變得愈發輕盈,愈發成熟。

一個頗為明顯的注腳是,這家以開放立命的公司,正在不斷釋放自己的邊界。

11月7日,虎牙在廣州召開了業內首個Live Tech技術大會,推出了兩個開放平臺:基于內容生態的虎牙開放平臺、基于AI技術的虛實結合開放平臺HERO,并在現場公布了激勵開發者的小程序星火計劃以及首個直播數字人晚玉。

細節隱藏戰略。

在如今的互聯網大潮中,已經沒有了絕對的安全區,只有不斷走出舒適區,才能更好地活下去。

虎牙按下刷新鍵,時機已到。

一、被放大的“新邊界”

從羊城廣州到紐交所,虎牙用了四年。

“IPO只是一個新的開始,重要的是我們下一步做什么。”紐交所現場,虎牙直播CEO董榮杰用英文說道。

從外界的角度來看,這四年的路虎牙走的足夠扎實。如果細數這家企業的發展軌跡,不難發現,它的變化近乎直線,平穩到不論任何狀況發生,都足夠堅定,足夠穩重。

不論是早期的專注運營體系建設,還是后期對于手游直播的押寶,在人們看來,不論外界如何變化,虎牙始終有自己的一套“打法”,不為所動。

平穩背后是戰略上的一桿到底,而在上市一年后的如今,虎牙的方向感愈發清晰——開放的內核正在被重新定義。

在這次廣州技術大會上,技術的開放被聚焦于放大鏡下。

據了解,本次大會展示的虎牙開放平臺和基于AI技術的技術平臺HERO將全面開放,開發者可以自行選擇接口,利用其賦能的內容和技術進行排列組合,打造自己專屬的直播形態。

客觀來說,今后的虎牙,已經不僅僅是用戶們的虎牙,更多的可以被理解為行業的虎牙——即它不再僅為用戶們提供具備超強“滿足感”的內容服務,同時也成為了廣大開發者的技術自留地。

個體轉向裹挾著行業變革。一個明顯的信號是,直播行業正在從初始的1.0全面轉向2.0時代。

內容生態1.0,即為千播競技時代,以虎牙、斗魚為首的直播平臺與用戶共同生產內容,共建內容生態;而在如今的內容生態2.0時代,技術正在成為新的脈絡,開發者成為新的主角,他們可以在已經儲備豐富的內容庫騰轉挪移,自行決定服務樣式。

內核的重塑不僅在外部,更在內部。

大會現場,《歡樂農牧》《暴走坦克》《啵唧寵物》3款小程序的開發者帶來了最佳例證。據了解,三款小程序均是依托虎牙的技術平臺能力,由開發者自行設計,最終形成了不同的直播形態與服務模式。

技術因開放正在被無限延展。詹姆斯·柯林斯在《基業長青》一書中曾寫到,「在一個高瞻遠矚的公司里面,唯一不變的是核心理念,所有的表象,包括戰術、政策,都是可以改變和演進的。」

在開放的基準線之下,虎牙正在成為一個“共生”的復合體。從某種程度來說,未來虎牙的形態不再僅僅取決于自身的定義,廣大開發者利用其底層技術創造的不同直播形態都將成就行業“新虎牙”。

二、技術的戰略“升級”

如何讓企業保持持續不斷的高速增長?虎牙給出的答案是:持續進化。

去年11月份,經常觀看直播的用戶在虎牙的秀場間發現了一個不同尋常的事情:發表的彈幕會自動“識別”人臉,用戶發表的彈幕會自動從主播的身后“飄過”。

要知道,這是很多直播用戶長期比較反感的地方——由于彈幕經常刷屏導致的很難看清主播的臉。而這一技術就是虎牙的AI智能彈幕。

技術一直是這家互聯網公司的立命之本。

早在公司建立之初,“技術驅動娛樂”就是其最核心的口號,而在很長一段時間里,這個口號都是這家公司最大的優勢。

可以來看幾個技術上的剪影。2014年,虎牙率先推出1080P高清碼率直播服務;2018年11月,虎牙正式上線了AI智能彈幕功能,并第一個推出20M藍光,在直播畫質上,虎牙在直播行業率先開啟藍光8M以及4K直播。

把鏡頭拉到現在,虎牙在技術上的成績同樣亮眼。在最近正在進行的LOL全球總決賽S9中,虎牙直播是全球首家4K+60幀超分超高清的直播平臺,直播比賽畫面可優化到比行業平均水平快3到10秒。同時,依托在P2P和極速高清技術的突破,其帶寬節省率高達60%以上。

如今,這個優勢在發生質變——虎牙正在主動拓寬自身的技術航道。如果將直播1.0時代的技術比作內容的護航者,那么在2.0時代技術已然被虎牙視作發展的拓航人。

這并不是一張容易的答卷。從過往的面向C端用戶到如今面向B端用戶,需要的不僅僅是思維方式上的改變,更重要的是行事方法上調整。體系龐大如騰訊也要經歷從C到B的陣痛,俯下身子接受外界的基因論拷問。

不過,若將全局縮小來看,這也確是直播行業應該走的趨勢。如果說一年前,大半個互聯網世界的目光還集中在to C市場,那么在2018年,整個互聯網算是來了一次從C到B的大遷徙,這壯闊程度絲毫不亞于非洲動物大遷徙。

聚焦到直播行業,憑借多年的技術積淀,虎牙顯然擁有敏銳的嗅覺:直播行業已經進入了平穩建設時期,如今需要的是更多的來自底層技術框架的支撐和搭建。

這次廣州技術大會更可以看成是虎牙的一次發聲。

大會現場,除虎牙內容開放平臺之外,首個直播數字人晚玉登臺亮相,這是一款利用AI技術,通過建模、驅動、渲染等多個環節創造出來的會“動”的數字人。借此,直播將會被賦予更多的可能,空間和時間限制被進一步打破。

與此同時,基于AI技術的HERO平臺也同步向外界展示、開放,開發者可以通過連接不同的驅動接口來驅動不同的角色,這些角色既包括之前提供的數字人模型,也可以是已有的數字IP,或者其他個性化的形象。

可以看到,對成立5年的虎牙來說,技術正在從一個“協助”增長的分子,變成決定其發展源動力的“分母”。

拳頭緊握,拳頭出擊。

三、“開放”虎牙

在《有限和無限游戲》一書中,作者詹姆斯·卡斯有句話是這么說的,「有限的只是我們的視野,而非我們所審視的事物本身,意識到這點,就能夠突破任何界限。」

如果真正了解虎牙的人,是不會對這次虎牙的開放有所疑問的。

去年11月12日,虎牙的直播間發生一件頗有意思的事情,汪蘇瀧現身與當時的直播間主播一起玩起了《和平精英》的游戲,當天虎牙直播在線觀看人數達到一個小高潮。

這個主播就是“不求人”,從0到250萬粉絲,他只用了7個月。關于他的突然爆火,很多人都歸功于他的“實力如掛,被封十年”,但隱藏在其背后的卻是DK公會。

公會,是虎牙體系里舉足輕重的一環,更是其開放生態的最佳印證者。

早在成立初期,這個三方體系便已經建立。在這個生態體系里,有一個重要的“生態三角”:平臺、公會和主播。具體來說,這樣的“生態三角”帶來的結果就是平臺賦能公會,公會加持主播,最終為用戶和粉絲們帶來優質而又豐富的內容。

拆解可以看出虎牙內容開放生態的優勢所在。通過公會,平臺可以更大力度的扶持腰部甚至尾部的主播,而不是只聚焦于頭部力量,進而保證內容的全面開放。

而如今的開放技術平臺則是如今虎牙“開放”的另一維度。就具體操作而言,開發者只需要開發一個小程序,就能直接接入虎牙平臺,獲得核心的直播技術、開發工具、數據服務等基礎設施以及市場推廣、運營活動、應用商店等商業配套服務。

決心是可視化的。對于技術開放平臺,虎牙將在接下來的3年時間里投入10億的資源,輔助內容生態的構建,以及獎勵優質小程序與優秀開發者和培育消費市場。

已經有人率先下場。截至目前,騰訊、Facegood、萬像科技、凌云科技已經加入虎牙的開放生態。

可以看出,從早期內容體系的開放到如今在技術平臺上的共生,在直播業態發展的每個階段,盡管身處的產業周期不同,但虎牙在不斷刷新直播定義的同時,其“開放”的基線一直未變。

從早期的率先建立直播業態,到之后的內容IP制作,再到如今的開放技術平臺,在每一個時期這個“老牌”企業都一直秉持著開放的姿態和足夠亮眼的表現。

或許可以用現代管理學之父彼得·德魯克的一句話來作個注解,“在一日千里的變化中,唯一能幸免于難的只有變革的引領者,我們無法左右變革,只有走在它前面。”

不過,若是從另一個角度看,將開放作為企業使命,虎牙的符號已經不僅僅是一個企業,從某個時間節點來看,它更代表著整個直播行業的未來。

本文為專欄作者授權創業邦發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創業邦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熱文榜 TOP

查看更多
  • APP
  • 公眾號
  • 微博
  • 知乎
中國創業者的信息平臺和服務平臺,幫助中國創業者實現創業夢想
創業邦公眾號,帶你隨時了解與創業有關的人、事、錢
邦哥自留地,輕松充電,秒知圈內事
創業邦知乎機構號,帶你以另一種方式了解世界
2018年香港内部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