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樂視之后,他正在把賈躍亭的概念變為現實

創業邦 2019-06-19 12:08:04 顯示圖片

離開樂視之后,他正在把賈躍亭的概念變為現實

《撩車》是創業邦推出的智能汽車新欄目,領域“老司機”想用接地氣兒的報道形式,帶你們愉快“撩”遍全世界智能車相關的產品、人和事。

編者按:本文為創業邦原創報道,作者大濕兄Felix。

一提到生態二字,大家一定會想到樂視網創始人賈躍亭。

2017年,美國拉斯維加斯的CES電子消費展上,他發布了法拉第未來(Faraday Future)旗下首款豪華電動汽車FF91,大談生態、顛覆、創新。

2018年,他勉強把未完工的測試車開到了CES,雖依舊吸睛無數,但至今仍未量產。

6月12日,在中國上海開幕的CES Asia,賈躍亭并沒有回國“講PTT”的機會。

但曾經樂視汽車的掌門人張海亮,卻帶著他的量產車來到這里,并向外界發布了“智云”的車聯生態。

“通過‘智云’車聯生態的網絡體系,這樣形成一個完整的生態,最終目的是讓將來的移動出行變成一個智能化的一個移動空間的享受。” 他在發布會上說道。

張海亮,正在一步步地,把賈躍亭當年提出的“生態概念”轉變為現實。

樂視的“棄子”

2016年的北京車展,原上汽集團副總裁張海亮宣布加盟樂視汽車,70后的他曾被視為最有潛力成為上汽集團下一代“接班人”的高管之一。

來到樂視之后,賈躍亭給了他COO的職位。并與原上汽集團的高管、時任樂視汽車CEO丁磊,組成了賈躍亭造車的“黃金左右手”。

彼時,樂視汽車有一個龐大的汽車夢。

在賈躍亭的造車藍圖中,樂視汽車、法拉第未來、電咖汽車完成從低向高的品牌矩陣。而電咖,覆蓋20萬元以下的中低端車型,最不起眼但也是體量最大的一個市場。

電咖汽車成立時間是2015年6月,相比較另外兩家公司都顯得有些默默無聞。但不可否認的是,它確實是樂視之子。樂視一度持股比例達到50%,同時也是樂視汽車投資的11家子公司之一。

當年9月,眾泰、樂視、電莊合作成立了北京電咖汽車公司,致力于研發純電動微型車,并通過互聯網思維進行線上、線下運營。

此前,借助賈躍亭宏偉的計劃,一度將其控制的國內上市主體樂視網市值推到1700余億的高位,也讓其身家躍升到超500億的峰值。

但2017年,賈躍亭的一封公開信讓樂視陷入危機。

隨后的一段時間里,樂視手機、體育、金融、汽車等子生態全面崩盤,隨之而來的還有債務、高管離職、裁員欠薪,而宣稱要“盡責到底”的賈躍亭卻遠走美國。

臨危受命的張海亮,“接棒”樂視超級汽車全球CEO。

彼時,樂視汽車車項目,更是支離破碎。賈躍亭在美國造高端品牌FF,國內的汽車項目逐漸停掉。心有不甘的張海亮接盤“電咖”,開始創業。

值得一提的是,他還帶走了原樂視汽車CTO牛勝福,拉來沃爾沃中國銷售公司執行副總經理向東平,以及同樣師出上汽集團的金迪。

2017年9月,樂視汽車(北京)有限公司從北京電咖公司中撤股,樂視系撤出董事席位,張海亮的嫡系成員進入董事會。

至此,電咖脫離樂視系,賈張分道揚鑣。

重新上路

即便是脫離了樂視系,但大多數時候電咖還是默默無聞。因為與特斯拉、蔚來等品牌不同,電咖聚焦的是微型純電動汽車,這是一個“低價、走量”的市場。

根據乘聯會數據,純電動乘用車2018年銷售75.98萬輛,同比增長69%,A00、A0、A級車占純電動乘用車比例分別為49%、16%、33%。

2017年11月,找東南汽車代工生產了一臺NEDC續航255km、售價6萬左右(補貼后)的純電動轎車。但根據官方,這款車后來只銷售了3000多臺。

2019年,新能源補貼政策出臺,對技術要求進一步提高,A0級及以下轎車的市場沖擊最大。

政策明確了,今年新能源汽車補貼將大幅度退坡。純電動乘用車最高補貼檔位在退坡后僅為2.5萬元,相較2018年退坡約50%,純電動乘用車250公里以下的車型取消補貼。

補貼退坡,進一步擠壓低端電動車市場,新造車勢力電咖也陷入發展困境。

據電咖內部人士透露,EV10只相當于“練兵”,先從小車開始建立一套體系,這樣能更快地切入市場,擁有足夠的實力以后再去推進高端品牌。

今年3月15日,浙江電咖汽車科技有限公司,進行工商變更,改名為天際汽車科技集團有限公司。電咖,也正式升級為聚焦中高端市場的天際汽車。

次月,天際宣布完成共計超過20億元的A輪融資。資金將用于天際智能制造基地建設,天際品牌建設推廣、銷售渠道建設,以及天際后續車型研發及試制。截至目前,天際汽車累計籌措資金已超65億元。

與新造車勢力蔚來、小鵬不同,張海亮選擇的自建工廠,他認為自建工廠對質量的控制,是代工遠遠達不到的。這一點,制造業打了20多年交道的張海亮,與曾經吉利李書福的“得力干將”、威馬汽車創始人沈暉有著類似的想法。

“質量首先是個質量文化。代工廠是人家公司的員工,你怎么跟他做文化交流?”張海亮曾表示。

有意思的是,天際還接管了原樂視車聯網的一部分團隊,把辦公室設在北京。張海亮認為,相比于互聯網、汽車電子電器,軟硬件結合的智能手機、智能電視與車聯網的系統更加接近。

原樂視汽車CTO、天際汽車CTO牛勝福站在ME7旁

而天際車聯網團隊的很多員工,最早都是從樂視手機、樂視電視征調的。天際汽車攜旗下首款豪華智能電動SUV ME7首度登陸CES Asia。

但它,依舊是難以撕掉“樂視”標簽的產品。

再造汽車生態

樂視網創始人、FF CEO賈躍亭的工位后方面板上,是FF企業精神及愿景圖示,關鍵詞包括“激情”、“顛覆”、“極致用戶體驗”、“生態化反”、“共享智能出行生態系統”等。

此前華夏時報記者,在進入FF研發車間時,看到有三臺車在進行不同的測試。在一輛車上,車上各個座位都有工程師拿著筆記本電腦在做測試,工作人員稱,這是在對FF91的超級計算平臺和車聯網系統進行測試驗證。

據介紹,車內外總共有10個顯示屏,后排的屏幕最大有27吋,可以伸縮。副駕駛及后座前面均有屏幕。特別是車門對開,車門下舷部分設計有窄條燈光屏,顯示出來的FF圖標和文字,給人以流動的感覺。

據介紹,FF91可以同時放三張SIM卡,三張卡可以疊加網速,這將支撐FF91可以在車上看電影、開電話會議、玩游戲、購物,如同樂視手機的生態。

而賈躍亭一直堅持的“生態”概念,正在被張海亮變成為現實。

在CES Aisa的展臺上,張海亮在現場發布了天際汽車“智云”車聯生態,攜手德賽西威、中移智行、高德、中科創達等車聯網合作伙伴。

ME7內飾

張海亮對于“生態”二字,有著自己的理解:“整車作為基礎,智能網聯是手段,產生價值的部分即為生態。”

首款量產車ME7,由前保時捷設計師Hakan Saracoglu擔任總設計師的SUV。除了造型設計,另一個吸引人駐足的特點是這款車內置了5塊屏幕:12.3英寸液晶儀表盤、15.6英寸中控觸控屏、12.3英寸副駕駛娛樂屏幕,以及后排可選裝的兩塊12.8英寸娛樂屏幕。

ME7內飾

幾乎坐進車里的每個人,都會不由自主地去觸碰屏幕。

點擊、拖拽,中控屏的導航、照片、視頻等信息可以即時分享到右駕屏和后排兩屏,這是天際ME7獨有的5+X屏互聯體驗。此外,全車更可額外同時連接4部移動終端,實現車上所有用戶多屏共享一部電影。

但就目前來說,大屏幕除了呈現一些AI交互、駕駛信息、導航之外,也就只能查查大眾點評、看看視頻。現階段,在車載5G、AI技術仍在發展初期階段,在展車的體驗中,確實沒有發掘出更多顛覆性功能。

但在天際看來,基礎架構的搭建是整個生態的關鍵所在。

據介紹,“智云”車聯生態是天際汽車聯合眾多車聯網產業鏈合作伙伴共同打造的智能電動汽車車聯網生態圈,它聚合了當前智能駕駛、數字座艙、云端服務等領域的最前沿資源。其基于天際汽車iMA智能數字化架構高度集成整合,可通過大數據應用、云端AI計算、OTA在線升級來實現自我迭代。

iMA智能數字化架構,與傳統的物理性整車平臺架構不同,它融合了整車、IT、互聯網領域的技術,具有良好的升級和兼容能力,可以全時響應消費者對于電動汽車的智能網聯需求,給予用戶極致的駕駛體驗和全域安全。

“把‘智云’車聯生態系統建立起來,打通了車跟車,車跟人,車跟互聯網,把物聯網跟互聯網緊密的結合在一起。” 作為合作方出席的中移智行總經理黃剛,在天際發布會后的群訪中表示。

寫在最后

360創始人周鴻祎曾怒噴賈躍亭:“我一直認為賈先生的生態是假生態,因為生態不是一家公司的七八個事業部就能做出來的,那叫產業鏈。生態是在你創造一個環境里,有大的合作伙伴,有小的開發者,就像有大樹有小草,有喬木有灌木。大家都能夠茁壯成長。”

如今,張海亮把樂視的棄子“撫養長大”,今年天際汽車首款量產車ME7也即將量產交付。

而賈躍亭那邊,他的微博仍停留在4月11日,內容是,其在洛杉磯的“未來主義者測試實驗室”,期待“顛覆性技術的誕生”。

本文為創業邦原創,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創業邦將保留向其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如需轉載或有任何疑問,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2018年香港内部透码